鞋王富貴鳥倒下:風光時聘陸毅代言,現要被取消上市地位

原標題:鞋王富貴鳥倒下:風光時聘陸毅代言,現要被取消上市地位

登陸港交所尚未滿6年,曾經嘅國民品牌富貴鳥就要同資本市場說“再見”。

8月12日晚間,富貴鳥發布公告稱,8月9日,聯交所向其發出函件,告知公司股份嘅最後上市日期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將於2019年8月26日上午9時起取消。公司現正尋求法律意見並可能根據上市規則第2B章就取消上市地位決定提交上市複核委員會作進一步及最終複核。

2009年,為順應品牌國際化、年輕化、時尚化嘅發展方向,富貴鳥還曾聘請當紅影視明星陸毅為第二代形象代言人。然而,十年後,富貴鳥唔僅“風光唔喺”,更因為債務等問題陷入困境。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這份公告並唔意味著富貴鳥退市已經確定。“還可以上訴複核,但要看申訴理由係否合理。好多企業就嗰麼拖著,來來回回,但上訴複核成功嘅概率並唔大”。

1

國民品牌跌落

喺福建,晉江以運動品牌聞名,而石獅則以男士休閑服裝著稱,富貴鳥就係其中之一。

1984年,富貴鳥創始人林同平拿著僅有嘅幾萬塊錢,跟一眾堂兄弟創立la石獅市旅遊紀念品廠,也就係富貴鳥集團嘅前身。喺經曆重重挫折後,林同平同幾個依然堅持著嘅堂兄弟一起將經營重點轉向生產鞋類產品,並注冊la“富貴鳥”商標。

瞄準商機後,林同平喺製鞋這條路上越走越遠。1991年,石獅旅遊紀念品廠正式更名為石獅市福林鞋業有限公司。唔久後,富貴鳥集團順勢成立。到la2006年,富貴鳥品牌獲商務部認定為“最具市場競爭力品牌”。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按截至2012年12月31日嘅零售收入計,富貴鳥已經係中國第三大品牌商務休閑鞋履產品製造商及第六大品牌男鞋及女鞋產品製造商,分別占據4.1%及2.3%嘅市場份額。

2013年,富貴鳥正式登陸港交所。根據財務數據,2012年至2014年,其業績增長強勁,三年嘅營業額分別達19.32億元、22.94億元以及23.23億元;同期經營溢利分別為4.74億元、6.17億元以及6.26億元。

唔過,《國際金融報》記者注意到,自2015年開始,富貴鳥陷入業績下滑泥潭。財報顯示,2015年,富貴鳥實現淨利3.92億元,同比減少13.09%;2016年淨利潤1.63億元,同比減少約59.16%。2017年上半年業績淨收入約4.12億元,同比減少48.09%,歸屬於富貴鳥所有者嘅淨損失則約為1088.7萬元。

2016年9月1日,富貴鳥公告稱,由於需要額外時間完成編製供載入中期業績等,董事會延期,2016年中期業績也延遲刊發,自此,其便進入la漫長嘅停牌狀態。

至今,除la刊發la幾份年報嘅業績摘要外,富貴鳥自2016年半年報後嘅多份業績報告一直未有音訊。

目前,富貴鳥公司嘅官網依然可以正常打開,但諸多欄目已許久未見更新,包括公司大事記以及最新消息等。喺新聞中心嘅媒體查詢一欄,富貴鳥提供la一個采訪郵箱,《國際金融報》記者就未來一旦退出資本市場會否對公司具體業務發展策略產生影響等問題發去la采訪郵件,但截至發稿前,尚未收到回複。

展開全文

2

已遭立案調查

過去一段時間,富貴鳥已鮮少因為產品而受到關注,從幾年前嘅風光到眼下嘅落寞,富貴鳥究竟因乜嘢“折翼”?

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偉雄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富貴鳥係玩跨界把自己玩“進去la”。“專心做主業嘅公司冇看到做失敗嘅,做失敗嘅大都係野心勃勃嘅。有野心唔係壞事,問題係野心需要同自身資源以及大環境匹配起來”。

程偉雄所說嘅跨界即係入局金融業務。據公開報道,2015年5月初,富貴鳥以1000萬美元戰略投資深圳中融資本投資有限公司旗下嘅線上P2P平台共贏社。2015年10月,富貴鳥又入股la叮咚錢包,成為大股東。叮咚錢包運營主體係深圳中融資本投資有限公司,富貴鳥通過旗下子公司富銀金融間接持有中融資本80%股權。

當前,富貴鳥嘅財務狀況十分堪憂。多家媒體曾指出,早喺2018年3月,富貴鳥債權受托管理人國泰君安即曝出富貴鳥及其子公司存喺大額違規對外擔保事項及資金拆解事項。也係喺2018年3月份,因涉嫌信息披露同債券募集資金使用違法違規,富貴鳥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去年7月13日,富貴鳥發布公告指出,公司債券受托人國泰君安以公司唔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為由,向福建省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對公司進行重整,富貴鳥計劃對該申請提出異議。7月26日,福建省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受理國泰君安申請富貴鳥重整一案,並指定富貴鳥清算組擔任富貴鳥股份管理人,負責各項重整工作。

根據2018年12月5日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發布嘅《關於富貴鳥有限公司公開招募重組方嘅公告》顯示,經過管理人審查,342家主體申報嘅債權總額約為46.68億元

一位唔願具名嘅服裝行業人士告訴記者,同富貴鳥一樣,此前唔少服裝企業也跨界進入la投資領域,其中唔少喺跨界後“元氣大傷”。“還有一些企業喺做著重回巔峰嘅夢,但實際上機會唔會再來la,迷途羔羊再難重返高峰。”他說。

記者 王敏傑

本文經「原本」原創認證,作者國際金融報,點擊“閱讀原文”或訪問yuanben.io查詢【57YUAEEF】獲取授權

search更多:金融
at金融相關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