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航物流背靠“大樹”好“乘涼” 關聯交易數據同關聯方“打架”

原標題:東航物流背靠“大樹”好“乘涼” 關聯交易數據同關聯方“打架”

《金證研》滬深資本組 青雲/見習研究員 映蔚 唐裏 洪力/編審

2015年9月,國務院印發《關於國有企業發展混合所有製經濟嘅意見》,提出la結合電力、石油、民航等七大領域改革,開展放開競爭性業務,推進混合所有製改革試點示範。東方航空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航物流”)成為民航領域嘅首家混改試點。

作為民航領域嘅第一家混改試點企業,東航物流嘅混改之路主要分“三步走”,第一步係股權轉讓,將東航物流剝離到東航集團旗下,第二步係增資擴股,引入社會資金,第三步則係改製上市。

近期,東航物流邁出“第三步”,向資本市場發起衝擊。反觀其身後,東航物流嘅關聯方提供為提供諸多“便利”;其存喺嘅供銷一體、同關聯方披露數據“打架”嘅問題,或為其上市之路“添堵”。

關聯方或為其“行便利” 背靠“大樹”好“乘涼”

2018年12月19日完成股份製改革嘅東航物流,專注於航空物流綜合服務業務,計劃打造兼備信息化同國際化嘅快供應鏈平台及“幹+倉+配”網絡。然而其關聯方或給其“行便利”,東航物流背靠“大樹”好“乘涼”。

根據招股書,東航物流同中國東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航股份”)都屬於中國東方航空集團(以下簡稱“東航集團”)控製嘅子公司,東航股份係東航物流嘅關聯方。

值得注意嘅係,東航股份對於東航物流嘅業務開展可謂係“盡心盡力”。

喺經營業務上,航空貨運係東航物流具有競爭優勢嘅業務,而航空速運由全貨機運輸同客機腹艙運輸組成。2016-2018年,航空速運合計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嘅比重分別為53.14%、52.8%、61.6%,呈上升趨勢。

據招股書,2018年3月1日,東航股份將客機腹艙嘅全部貨運業務承包給東航物流,期限為2018年3月1日至2032年12月31日。另一方麵,東航物流嘅貨運飛機主要通過經營性租賃獲得,而喺經營租賃飛機事項中,東航股份作為共同承租人,對承租方合同義務承擔連帶責任。此外,東航股份還為東航物流提供la多處房屋租賃,主要用途包括辦公、倉庫等。

2017-2018年,東航物流對東航股份嘅應收賬款分別為32,331.49萬元、26,932.67萬元,占應收賬款餘額比例分別為22.37%、17.79%,且喺東航物流嘅應收賬款前五名客戶中,同期東航股份均位於第一位。

同實控人及關聯方關係“密切” 供銷一體存隱憂

事實上,作為實際控製人嘅東航集團,同東航物流之間還存喺密切嘅關聯交易。

據招股書,報告期內,東航集團同時存喺於東航物流前五大供應商及前五大客戶中。2016-2018年,東航集團喺東航物流前五大客戶中,分別位列第二位、第一位、第一位。同期,東航集團喺東航物流前五大供應商中,分別位列第二位、第二位、第一位。

值得一提嘅係,2016-2018年,東航物流對東航集團嘅銷售收入分別為24,765.84

萬元、48,192.28萬元、72,630.73萬元,占營業收入嘅比重分別為4.24%、6.39%、6.76%。同期,東航物流對東航集團嘅采購額分別為52,181.01萬元、81,279.8萬元、314,431.55萬元,占營業成本嘅比重分別為9.99%、13.53%、35.12%。也就係說,東航物流喺業務開展上,對東航集團嘅依賴程度呈上升趨勢。

展開全文

唔僅如此,東航物流嘅資產負債率高於行業平均水平。

2016-2018年,東航物流嘅資產負債率分別為85.88%、61.44%、47.58%。同期,可比同行上市公司順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資產負債率分別為53.42%、43.23%、48.45%;圓通速遞股份有限公司資產負債率分別為26.53%、33.8%、40.94%;港中旅華貿國際物流股份有限公司資產負債率分別為30.02%、30.89%、28.05%;韻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資產負債率分別為44.04%、44.11%、36.17%;申通快遞股份有限公司資產負債率分別為31.67%、23.08%、27.81%。上述同行嘅資產負債率均值分別為37.14%、35.02%、36.28%。

喺負債高企嘅情況下,2016-2017年,東航物流嘅應付賬款分別為16.79億元、7.17億元。其中,東航物流對東航股份嘅嘅應付賬款分別為16.58億元、7.06億元,占總應付賬款嘅比例分別為98.76%、98.55%。這意味著,東航股份對東航物流嘅支持力度,可見一斑。

交易數據同關聯方“打架” 信披真實性存疑

《金證研》滬深資本組發現,同一項關聯交易,2018年東航物流招股書同東航股份年報披露嘅數據一致,但2017年雙方數據卻存矛盾。

根據東航物流招股書,2017-2018年,東航物流向東方航空提供嘅客機腹艙運輸手續費(委托經營)服務,交易金額分別為12,685.2萬元、3,171.25 萬元。

而東航股份2018年報顯示,同期,東航股份接受東航物流及其子公司提供嘅客機腹艙委托經營服務,交易金額分別為11,700萬元、3,200萬元。

也就係說,由於四舍五入準則,東航物流招股書披露嘅2018年關聯交易金額同東航股份2018年報披露嘅金額相符,而東航物流招股書披露嘅2017年關聯交易金額比東航股份2018年報披露嘅關聯交易金額多出985.2萬元,令人費解。

此外,據東航物流招股書,2017年東航物流對東航股份嘅應付賬款為7.06億元。而根據東航股份2018年報,位列東航股份2017年應收賬款第一名,係東航物流嘅控股子公司中國貨運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貨航”),東航股份對中貨航嘅應收賬款為4.98億元。

無獨有偶,根據東航物流招股書,喺東航物流2018年嘅應收賬款名單中,對東航股份嘅應收款餘額為2.69億元。而東航股份2018年報顯示,2018年東航股份對東航物流及其子公司嘅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為1.67億元。上述兩版數據存喺“矛盾”。這意味著,2018年,東航物流披露嘅對東航股份應收賬款,比東航股份年報披露嘅對東航物流嘅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還多,令人匪夷所思。

作為一家計劃上市嘅公司,多處數據同關聯方數據“打架”,東航物流將點樣樣給予投資者信心?

search更多:金融
at金融相關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