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有魚,絕對有限和相對無窮

原標題:倪有魚,絕對有限同相對無窮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

舉世譽之而唔加勸,

舉世非之而唔加沮,定乎內外之分。

-莊 周 《 逍 遙 遊 》-

2019年8月17日,藝術家倪有魚嘅創作個展於上海市餘德耀美術館開幕,這係他喺中國大陸嘅首次展覽,也係喺國內第一個裝置個展。

NI YOUYU

倪 有 魚:∞

展期:2019年8月17日-10月20日(周一閉館)

地點:上海餘德耀美術館 門票:免費

開放時間:10:00-21:00,20:00 停止入場

展開全文

“倪有魚:∞”,餘德耀美術館展覽現場,2019

攝影:王聞龍

”Ni Youyu: ∞”, Yuz Museum, 2019

Photo by Alessandro Wang

今時今日,每一個寄生摩登城市嘅你我都喺忙碌地活著,把自己安置喺夙夜匪懈嘅秩序裏,多半奔波生計,無暇追逐「遠方」。如果拋開一切,送你半天時光,你選擇點樣樣消磨?公允地講,我們這代人多半理諗,骨子裏摻雜著幾滴唔合時宜嘅古怪同浪漫,我們好容易找到自己感興趣嘅東西。假如唔考慮房貸車貸銀行卡餘額,倘若遠離加班出差996,必定相當一部分人嘅文娛生活多姿多彩。高曉鬆口中嘅詩同遠方、文青向往嘅宇宙、世界,普通人點樣能輕易夠得著。而藝術你我卻可以擁有,我們嘅歸宿喺這裏,唔喺世界嘅盡頭。

01

行 徑 嘅 綜 合

倪有魚

這位生於1984年嘅藝術家喺他30歲嗰年就被授予當代中國藝術獎“最佳年輕藝術家”嘅頭銜,作品被布魯克林美術館、M+美術館、DSL收藏及齊斯拉藝術藏品等機構收藏。“年少有為”、“青年才俊”這類形容詞似乎唔足以用來形容他喺藝術上得天獨厚嘅造詣。

“倪有魚:∞”,餘德耀美術館展覽現場,2019

攝影:王聞龍

”Ni Youyu: ∞”, Yuz Museum, 2019

Photo by Alessandro Wang

這次嘅展覽同他以往嘅繪畫創作跨度頗廣卻又密切相關,如同這場展嘅名稱一樣——“∞”喺數值中代表著無窮無盡,最早由古希臘哲學家亞裏士多德提出。倪有魚嘅作品也喺時間維度上盡力向大家表現出 “去時效性”。

“倪有魚:∞”,餘德耀美術館展覽現場,2019

攝影:王聞龍

”Ni Youyu: ∞”, Yuz Museum, 2019

Photo by Alessandro Wang

存喺主義者薩特曾言:“一個人唔多唔少就係他一係列行徑;他係構成這些行徑嘅總同、組織同一套關係。”我們每個人由我們看見嘅、觸摸到嘅、感受到嘅世界組成,而此刻我們就係忠實嘅感受者。嗰麵被投置於展廳正中央嘅巨大嘅“∞”牆,結結實實闖入我們嘅眼睛,喺這一瞬間我們十分渴望著永遠嘅安寧。

“倪有魚:∞”,餘德耀美術館展覽現場,2019

攝影:王聞龍

”Ni Youyu: ∞”, Yuz Museum, 2019

Photo by Alessandro Wang

同樣,倪有魚告訴我們,“∞”係他嘅第一個文身。喺浩瀚嘅宇宙裏我們嘅肉身同物質隻係滄海一粟,而精神同思維卻能永恒。他嘅名如其人,紛擾凡塵嘅世間冇將他嘅心靈束之高閣,反而使他從容自喺地暢遊喺莊子所描繪嘅逍遙世界裏。

02

絕 對 有 限

“倪有魚:∞”,餘德耀美術館展覽現場,2019

攝影:王聞龍

“Ni Youyu: ∞”, Yuz Museum, 2019

Photo by Alessandro Wang

美術館二樓嘅展廳嘅入口呈拱門形狀,係特意根據此次展覽設計而成。站喺展廳入口,眼前係閃爍唔斷嘅閃電同蒼穹下嘅人間,我們好多囿於瑣碎嘅日常,迷失喺乏善可陳嘅晝夜同輪回裏,心裏時常有著被繃緊一般嘅蕩然無物之感,極少如咁樣造訪過一道猝唔及防嘅光亮。我們生活喺有連續性嘅時間內,但我們試圖喺永恒嘅狀態下生活,有一天也許我們能逃離塵世羈絆,飛向一片空濛,哪怕這個念頭隻喺腦海中嘅平流層一閃而過。

倪有魚,《藝術占領月球》,綜合材料,2019,作品圖片由藝術家惠允提供

喺這座名為《藝術占領月球》嘅架子上,將世界各地引人朝聖嘅博物館精雕細琢地扣喺la月球表麵,人類文明以咁樣浪漫嘅形式文化輸出給外太空,點樣看都好詩意。星係同神像、天文學同神學碰撞喺一起,宇宙同塵埃、天地同蜉蝣,都可以被容乃喺這個方寸大小嘅瓶子裏。說得附庸風雅些,像契訶夫嘅無往而唔可愛嘅樂觀主義。我們嘅身體局限喺車水馬龍嘅街道上,而我們嘅靈魂卻可以追逐著包羅萬象、無限無垠、永唔饜足嘅愛。

《酒神》,餘德耀美術館,2019

這根乍一看形似權杖嘅作品係倪有魚嘅“酒神”(Dionysus),筆直嘅銅竿,螺旋嘅紋路,頂層係古羅馬時期嘅石膏肖像。唔禁讓人諗起,早喺尼采《悲劇嘅誕生》裏,就用日神精神同酒神精神分別指代理性秩序同感性迷狂,顯然藝術這一行為係天生偏向後者嘅,靈感上身,酒神附體嘅迷狂,會讓腦海裏嘅欲望爆發性地傾瀉出來,再堆積成藝術品,呈現出一種奇妙嘅令人唔安嘅美,就像愛慕之人嘅眼睛,深淵一樣幽唔可測,又迷人到充滿誘惑。

倪有魚,《伐木人》,綜合材料,2019,作品圖片由藝術家惠允提供

《木頭人》同《伐木人》都暴露喺空氣之中,冇容器將其籠罩。其中《木頭人》係父親喺1991年送給倪有魚嘅禮物,上麵還有他當年用彩鉛塗畫嘅痕跡。他偏愛這種有歲月痕跡嘅原材料,作品中也鮮少看到工業代工嘅痕跡,他笑稱係否這應該算係環保之舉,並且如數家珍似地提到自己嘅創作素材皆淘於世界各地嘅跳蚤市場、古董舊貨店甚至街上隨處可見嘅垃圾堆。“我從來唔相信藝術家係一個創造者,最多也隻係一個認知同觀看嘅引領者。所有物質原本都喺嗰裏循環往複。”

倪有魚,《滾下樓梯嘅裸女》,綜合材料,2019,作品圖片由藝術家惠允提供

《木頭人》係父親送給兒子禮物,嗰裝喺三個容器裏嘅作品《滾下樓梯嘅裸女》就係更深層次嘅父子合作。父親對倪有魚嘅影響係潛移默化嘅,作為基礎製圖老師,父親好小就引到他觀察幾何三視圖,家裏嘅許多家具也會自己動手製作。繼承la父親喺這方麵嘅天賦,倪有魚嘅動手能力也好強,慢慢也會喺父親嘅協助下創作一些裝置作品。“我們喺五年裏陸陸續續合作完成la幾件作品,他唔理解當代藝術,純粹係熱心腸地給他兒子幫忙。”

03

相 對 無 窮

“倪有魚:∞”,餘德耀美術館展覽現場,2019

早喺上個世紀,法國實驗藝術嘅先鋒馬塞爾·杜尚便將立體主義同運動相結合,力圖通過觀眾嘅眼睛將運動同繪畫聯係喺一起,而多年後嘅今天,當代藝術家倪有魚隔山跨海又通過另一種方式將它們帶到我們眼前,除開致敬嘅因素喺內,他戲稱也許更像係一種“挑釁”。有人引援柏拉圖嘅理論說,天下事物我們早喺先前嘅世界裏見過,所以認識就係再相識。就像藝術係意象嘅、遼闊嘅、多元嘅,一代又一代嘅藝術家之間嘅革新同創造,無唔令我們即使身處局外也能感受到滾燙嘅繼承。

倪有魚,《臥遊池》(局部),綜合材料,2019,作品圖片由藝術家惠允提供

對好多藝術家或係哲學家來說,最奢侈嘅好處就係,喺旁人眼裏,許多看起來唔著邊際嘅、唔切實際嘅,虛耗精力嘅、浪費時間嘅東西,恰好卻係佢哋嘅工作重心,也係一如既往堅持嘅。佢哋嘅工作就係去“諗太多”,佢哋嘅內心有太多東西,決心要找到被人們忘卻嘅小事物,佢哋可能內心有無數隻飛蛾,自帶趨光性,要去挖掘被普羅大眾遺忘嘅情懷。站喺時間末端,縱著曆史嘅流淌,試圖要抓住天方夜譚嘅諗象,稍縱即逝嘅靈光,並且時唔時地將它們挨個兒拎出來,給我們匆匆忙忙浮沉喺現實裏嘅人會心一擊。

倪有魚,《太陽係(諸神)》,綜合材料,2019,作品圖片由藝術家惠允提供

德語裏有一個詞叫做“Luftschloss”,意為“白日夢”,也可以理解為“美妙嘅遐諗”。我們也許身處喺唔嗰麼迷人嘅環境裏,但隻要還願意竭盡全力去渴望、去諗象、去仰望,依舊能看見嗰片綺麗嘅桃花源。

“倪有魚:∞”,餘德耀美術館展覽現場,2019

攝影:王聞龍

”Ni Youyu: ∞”, Yuz Museum, 2019

Photo by Alessandro Wang

搞藝術嘅往往屬於高敏感人群,嗰種唔太以孤獨為苦嘅性情,即使獨處也並唔孤單,反而能靜下心來貼近藝術。佢哋嘅疼痛閾限相對較低,也正因如此,喺創作中所收獲嘅快樂也遠十分人所能及。倪有魚嘅作品裏也散發著咁樣嘅深邃,喺宏觀同微觀下,一筆一劃、一張一弛、一雕一刻之間,流淌著嘅係無垠嘅靜謐同虛實間交相輝映嘅灼熱。停下腳步看著它們,時間如同我們十來歲嘅嗰段日子一樣,漫無盡頭。

“倪有魚:∞”,餘德耀美術館展覽現場,2019

“旋轉樓梯”同樣也隻係一種抽象嘅隱喻,它嘅意象係開放嘅,你可以諗象它係一條基因鏈,一陣龍卷風甚至一枚螺絲釘。同樣我們我們喺麵對中意嘅藝術品時也有自然而明顯嘅無意識假設。

倪有魚,《奧林匹亞》,綜合材料,2019,作品圖片由藝術家惠允提供

藝術品作為一種承載創作者內心世界嘅載體,雖然有些喺表麵上會迷惑人心,但最裏層一定係誠實嘅,唔摻雜虛同委蛇嘅目嘅同過分矯飾嘅欲望,可以給人帶來靈魂深處嘅共振,引導人們進入唔同嘅意識維度,牽起我們對自我嘅肯定同懷疑——究竟係永生得救,還係萬劫唔複?而唔係單一地局限喺固有嘅思維裏,執著評判出非黑即白嘅定義。盡管藝術嘅時效性因人而異,但隻要看完我們願意持續忘卻再丟棄,持續尋找同挖掘,這就係就係理諗嘅作品,也係藝術家同人類互相依賴嘅循環。

“倪有魚:∞”,餘德耀美術館展覽現場,2019

奧古斯丁嘅《懺悔錄》裏提到過實際存喺嘅既非過去,亦非未來,而隻係現喺。“過去事物嘅現喺係回憶;現喺事物嘅現喺係視覺;未來事物嘅現喺係期望。”這係他所謂三種時間嘅理論。

“倪有魚:∞”,餘德耀美術館展覽現場,2019

藝術同哲學總係息息相關、互相成就。但係它們都離唔開生活本身,如果非要給藝術嘅存喺下一個具體定義,嗰就係,它或許沒法終結社會嘅矛盾,也唔能窺盡人性嘅黑洞,但它卻能喺最大範圍內給予人類最大嘅安慰。因為我們明白,嗰些掩埋到血液同眼淚都蒸發唔la嘅情感,並唔係隻有能言善語嘅人才有。

監製:Cherie

撰文:Song 編輯:Anson 美編:Vicky

若你有半日閑暇你會選擇做乜嘢?

喺評論區留言告訴我們

我們將選出10位讀者

送上餘德耀美術館展覽通票

Ps:以上多數照騙純屬找角度

現場點樣樣,請自己到館觀看

search更多:藝術
at藝術相關網站